MBA論文代寫|MPA論文代寫|工程碩士論文|經濟管理論文|國際貿易論文代寫|醫學護理論文|文學論文|項目管理論文|建筑工程論文|教育教學論文|農業推廣論文|法學論文代寫|體育論文|工商管理論文|公共管理論文|藝術論文|會計論文|環境論文|計算機論文代寫|財務管理論文|物流管理論文|新聞傳播論文|應用文類市場營銷論文|人力資源論文代寫|心理學論文|化工論文|機械論文代寫|石油工程論文代寫|水利工程|哲學論文|英語論文|電氣工程論文|對外漢語論文|金融學論文思政論文|通信工程論文代寫

天天論文代寫網可提供代寫畢業論文,代寫職稱論文,代寫碩士論文,代寫代發表等服務

在線客服

于老師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 177872916
電 話:13838208225
王老師 點擊這里給我發送消息 177872915
電 話:13503820014
當前位置:首頁 > 論文資源 > 會計論文代寫
會計論文代寫
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與長期績效 ——以潞安環能和蘭花科創為例
作者:劉佳 日期:2018/11/19 10:15:08 點擊:

摘要

近幾年,針對煤炭企業面臨的多、小、散等現狀,資源整合成為必然選擇。為了給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提供理論借鑒,本文以資源基礎理論為基礎,從動態能力的角度研究資源整合模式對企業績效的影響。在總結國內外現有文獻的基礎上, 并充分結合煤炭行業特征,構建“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企業長期績效” 的研究框架。本文對資源整合模式按照其整合動因劃分為政策導向型的整合模式和市場導向型的整合模式,采用雙案例對比分析法,對兩種模式下的典型案例潞安環能和蘭花科創資源整合后的動態能力和長期績效進行對比分析,得出如下結論:煤炭企業通過資源整合會改變企業的動態能力,政策導向的整合模式和市場導向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的影響效果不同;其次,市場導向型的整合模式可以提升企業的動態能力進而提升企業績效,而政策導向型的整合模式對企業動態能力和績效提升效果不明顯。

 

關鍵詞:會計論文代寫,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長期績效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the coal enterprises face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many, small and scattered. The integration of resources has become an inevitable choice. In order to provide a theoretical reference for coal enterprise resource integration,this article will study the impact of resource integration model on business performanc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dynamic capabilities. On the basis of summarizing the existing literature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combining with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oal industry, this paper constructs the research framework of "resource integration mode - dynamic capability - enterprise performance". The resource integration model is divided into a policy-oriented integration model and a market-oriented integration model according to its integration causes. The paper uses double case analysis method to analyze M & A events of Luanhuanneng and Lanhuakechuang. The author concludes coal companies will change the company's dynamic capabilities through resource integration. Policy-oriented integration models and market-oriented integration models have different effects on dynamic capabilities. Second, market-oriented integration models can enhance the company's dynamic capabilities and corporate performance. Policy-oriented integration has no obvious effect on the improvement of enterprise dynamic capabilities and performance.

 

Key words: resource integration model, dynamic capability, long term performance


第一章 緒論 1

1.1 研究背景 1

1.2 研究意義 2

1.3 研究思路及框架 3

1.4 研究方法 5

1.5 研究創新點 5

第二章 理論基礎與文獻綜述 7

2.1 理論基礎 7

2.2 文獻綜述 7

2.2.1 資源整合模式 7

2.2.2 動態能力相關研究 8

2.2.3 企業績效的研究 11

2.3 小結 12

第三章 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與長期績效作用機理分析 13

3.1 資源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的作用機理 13

3.2 動態能力對企業績效的作用機理 16

3.3 小結 19

第四章 案例簡介 20

4.1 案例選取理由 20

4.2 案例簡介 21

4.2.1 潞安環能公司簡介及整合介紹 21

4.2.2 蘭花科創公司簡介及整合介紹 22

第五章 案例分析 23

5.1 資源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影響的對比分析 23

5.1.1 潞安環能動態能力分析 23

5.1.2 蘭花科創動態能力分析 25

5.1.3 潞安環能和蘭花科創動態能力對比分析 27

5.2 資源整合模式對長期績效影響的對比分析 28

5.2.1 潞安環能長期績效分析 29

5.2.1 蘭花科創長期績效分析 30

5.2.3 潞安環能和蘭花科創長期績效對比分析 31

5.3 小結 33

第六章 研究結論和展望 34

6.1 研究結論 34

6.2 啟示 35

6.3 研究不足和展望 36

參考文獻 37

致謝 40

第一章 緒論 

 

1.1 研究背景

 

近十多年來,隨著煤炭行業大量新井以及改造擴建之后的礦井投入生產,在煤炭行業監管力度不強,市場調控機制有待完善的大背景下,煤炭行業產能過剩, 煤炭價格不斷下跌,必然引起眾多煤炭企業出現虧損,需要尋求途徑來扭轉經營狀況。“減量化”、“去產能”和“科學產能”等概念一時間大量涌現在各種政府文件上。因此對各大型煤炭企業提出對自身落后產能進行淘汰的要求,對小型煤礦采取關閉、整合等措施完善其經營模式,確保煤炭產業的健康、有序發展, 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是大勢所趨。國家提出煤炭資源整合的理念和政策后,各級政府為貫徹落實國家的相關部署,積極制定一系列政策和實施方案,并組織引導各級單位堅定不移的貫徹落實,煤炭資源整合工作取得顯著成果。當前許多完成資源整合工作的煤炭企業已逐步走向成熟,各種整合模式的成果逐步顯現,因此通過對過往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模式的研究對當前煤炭企業整合具有重要借鑒意義。

技術變革的推進和全球化進程的加速使得企業面臨更加復雜和頻繁變化的競爭環境。眾多企業在競爭優勢的手段方面更多的定位于創新能力的提升,不停的加快創新速度。從企業方面來看,當前的優勢比較短暫,企業為了應對頻繁變化的外部環境需要新產品的持續推出。企業管理者考慮的就是怎樣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勝出,由于環境始終處于變化之中,假如企業不能與時俱進的做出改變,即便企業目前成功經營,那么后續經營過程中困難情況還會出現,接下來就是競爭優勢的消失,甚至被淘汰也是有可能的。企業如果想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生存, 并且一直保持競爭優勢,與企業的“動態能力”有很大相關性。所謂動態能力, 指的是企業應對激烈市場競爭對內外部資源不斷整合調整從而保持競爭優勢的能力,也就是指企業能否及時根據變化的內外部環境調整或整合企業內外部資源的能力。擁有動態能力的企業可以對資源基礎進行不斷更新,從而更好應對生產經營過程中的不確定性。目前,對動態能力的戰略作用學者們都給予一定關注,并且都肯定了動態能力在企業生存發展過程中的重要性,但是動態能力是一個較為抽象的概念,眾多的企業管理者對動態能力認識不足,在實際的經營過程中不知該如何運用。學術界將動態能力的研究集中在動態能力對企業績效的影響方面, 以大樣本數據的研究為依托獲得動態能力對企業績效有正向影響作用,而基于動態能力對企業績效影響機制和動態能力的前置影響因素研究相對稀缺,本文的觀點是:就資源型企業,企業動態能力很大程度上會受到資源整合模式的作用,企業可以通過選擇不同的資源整合模式來改變企業的動態能力進而影響績效。因此本文旨在通過“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企業長期績效”這一思路,重點對以下問題進行研究:其一、對動態能力的內涵界定并進行劃分維度,通過定量分析來對比不同企業的動態能力;其二、揭示不同的資源整合模式對企業動態能力的影響;其三、不同資源整合模式如何通過調整動態能力來影響企業績效。

 

1.2 研究意義

 

本文試圖以資源基礎理論為基礎,通過案例對比分析法探索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與企業績效的關系。本文將煤炭資源整合模式以其整合動因為依據劃分為政策導向的并購整合和市場導向的并購整合兩種模式,并選取兩種模式下典型案例開展對比分析。其次文章試圖選擇適合的測量維度,通過對過往有關動態能力和長期績效的文獻研究對動態能力進行分析,在測量動態能力時選用定量指標,同時為企業長期績效選擇合適的指標和研究方法,深入剖析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與長期績效的關系,揭示“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企業長期績效”作用機理。最后從理論層面補充以往的研究,使煤炭企業在響應國家政策的同時選擇合適的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和長期績效予以提升,從而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能夠勝出,對今后煤炭企業進行資源整合提供借鑒。本文的研究意義可以分為兩個方面:

(1)填補了資源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影響研究的空白

首先,本文對不同資源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的不同影響效果進行對比分析, 填補過往研究在資源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影響方面的空白。目前針對二者關系的研究探索較少,本文通過對動態能力進行維度劃分,探索不同整合模式對各維度的影響,進一步解釋企業動態能力在不同整合模式下的差異,從而很好的補充之前的研究成果。其次,對“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企業長期績效”關系的作用機理加以研究,當前企業動態能力與企業績效之間關系的研究相對成熟, 但是很少有關于資源整合模式影響動態能力方面的研究,本文試圖探究“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企業長期績效”的作用機理,全面認識三者之間的關系, 對完善動態能力相關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2)對煤炭企業動態能力的培養提供實踐指導意義

通過對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和企業長期績效之間的關系加以研究,企業管理者就會加大重視動態能力的力度,本研究通過對動態能力和企業長期績效之間的對應關系分析,引導企業管理者重視影響企業績效的多重因素,從而加大培養動態能力的力度,這樣就可以在復雜多變的市場環境中保持競爭優勢。與此同時,煤炭行業經歷幾年的發展低谷,截止 2016 年后半年又開始復蘇,煤炭資源整合是當前面對煤炭資源供給過剩、煤炭資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必然趨勢, 探索不同資源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不同維度、企業長期績效的影響能夠幫助企業更好的認清自身的情況從而選擇適合自身發展的道路,同時更好的認清三者的關系對整個行業的發展具有實踐指導意義。

 

1.3 研究思路及框架

 

文章首先采用文獻回顧的方法,查詢和整理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和企業長期績效的相關研究,系統評述各個變量的內涵和構成維度等,結合本文的研究目的確定本文相關變量的概念及測量維度。其次以資源基礎理論為基礎建立“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企業長期績效”的傳導機制,為下文的案例研究準備理論依據,最后選取合適的案例采用雙案例對比分析法分析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和長期績效的關系,并得出本文的研究結論。

1.4 研究方法

 

(1) 歸納法

首先,整理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和長期績效的研究,對已有研究取得的進展和不足加以總結,把本文的研究重點予以說明,然后根據對以往文獻的研究結合本文研究的主題,明確本文研究主體變量的測量維度。

(2) 雙案例對比研究方法

選取不同資源整合模式下煤炭企業的并購案例,即選取政策導向的并購整合案例一個和市場導向的并購整合案例一個,通過對上述兩個案例先采取縱向對比的方式,對比各企業在整合后不同時期的動態能力和績效,然后對兩種整合模式下績效的變動趨勢和動態能力的變動趨勢采取橫向對比的方式加以對比。從過往研究能夠發現,對于動態能力的相關信息投資者想要獲取非常不易,故而不能及時對動態能力的變動做出反應,且動態能力對企業績效的影響難以在較短的時間內取得,故動態能力變化短期內難以反映到企業績效上來,需通過研究企業的長期績效來研究動態能力對企業績效的影響。本文將選取案例企業資源整合前一年后三年共五年的數據,采用非現場數據收集的方式進行數據采集并按照既定的維度分析相關變量得出研究結論。

 

1.5 研究創新點

 

本研究建立在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與企業績效關系理論分析框架的前提下,從“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企業長期績效”作用機理入手,分析和研究兩類整合模式如何改變企業動態能力、如何使企業績效受到影響,揭示三者的關系。在已有研究成果基礎上,本研究補充了以往理論研究,創新點有以下兩點:

(1)以煤炭企業資源整合的發起動因為基礎劃分煤炭資源整合模式

從之前針對煤炭資源整合模式的研究來看,一般將煤炭資源整合按照其整合并購的模式劃分為橫向整合、縱向整合和混合整合,本研究從煤炭資源整合的動因出發,將煤炭資源整合劃分為政策導向的煤炭資源整合和市場導向的煤炭資源整合兩種模式。

(2)填補了資源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影響研究的空白

當前,學術界對動態能力前置因素的研究并不多,所以對影響動態能力因素的研究意義重大。本文通過研究影響煤炭企業動態能力的前置因素資源整合模式,填補相關方面研究的空白,幫助煤炭企業找到提升動態能力的方向。與此同時, 本文對“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企業長期績效”的研究框架予以構建, 深入分析在資源整合模式和企業績效關系中動態能力所起的中介作用,對以往針對動態能力與企業績效關系的大樣本研究結論進行補充。


第二章 理論基礎與文獻綜述

 

 

2.1 理論基礎

 

資源基礎理論的核心問題是研究企業資源與企業績效之間的關系,企業如何通過有價值的和稀缺的資源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勝出,其核心是關注企業資源的異質性。異質性資源是指企業擁有或者控制的,難以被其他企業復制、利用或者效仿的資源,這些資源對于企業長期競爭優勢的積累非常重要。企業資源、市場機會和外部的市場結構都會對企業持續競爭優勢產生重要影響,而毫無疑問企業所擁有的異質性資源最具有決定性,外部的環境和機會雖然也會對競爭優勢產生一定的影響,但是如果比較企業的異質性資源,影響效果微乎其微。資源與企業績效之間的關系是資源基礎觀的核心所在,資源基礎觀將企業資源定義為企業所擁有和控制的一切資源,是一種相對較廣的含義,包括有形資源和無形資源,比如企業的有形資產,企業的組織流程、能力、信息和知識等無形資產,企業的資源既包含企業優勢,也包含劣勢。資源基礎觀認為企業競爭優勢可以通過相對稀有和珍貴的資源來獲取,當企業的資源變得獨一無二,別的企業無法效仿的時候, 企業就會擁有長久的競爭優勢。

動態能力理論是資源基礎理論的延伸,資源基礎觀和動態能力觀分別從靜態和動態的眼光來看待企業競爭優勢。因此當企業處于急劇變化的競爭環境中時, 資源基礎觀對企業競爭優勢的解釋具有一定的局限性,而動態能力涉及時序動態, 更注重的是動態過程,涵蓋了企業和整個行業的發展路徑,因此動態能力觀在解釋企業競爭優勢的來源時能夠克服資源基礎觀的局限性,動態能力是企業在復雜多變的環境中有效利用其資源從而實現持續競爭優勢的能力,所以競爭優勢隨著企業的動態能力越強而越明顯,從而也會收獲更好的企業績效。

 

2.2 文獻綜述

 

2.2.1 資源整合模式

 

資源整合是企業對內外部資源進行重新配置和融合的復雜過程,是企業在發展進程中重構核心資源體系的過程,通過整合企業在選擇、汲取和融合來自不同形式、不同結構和不同內容的資源的同時,對原有的無價值資源進行淘汰,秉承著稀缺性、競爭性的目的重新建立新的資源體系。

張世同(2009)基于煤炭資源的戰略重要性、不可再生性和價值屬性等基本屬性,借鑒國外先進的管理模式對我國煤炭資源整合模式進行研究,按資源整合的復雜程度將煤炭資源整合模式分為初級模式(不同煤礦的整合、并購)、中級模式(煤炭產業鏈上下游企業間的整合)和高級模式(理論模式,對煤炭行業涉及的所有相關產業鏈進行整合)。林娟等(2011)認為礦產資源整合形式主要包括橫向整合、縱向整合和混合整合,而國內現階段存在的主要模式是橫向整合, 以兼并、收購、參股等整合模式為主。過往的針對煤炭資源整合模式的研究主要基于煤炭資源整合重組的并購方式對煤炭資源整合模式進行劃分。本文通過對已完成的煤炭企業并購案例的分析和分類,結合以往研究的空白,根據煤炭資源整合的前置動因將煤炭資源整合模式劃分為政策導向型的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模式和市場導向型的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模式。政策導向型的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是指整合企業在其發展過程中為了響應政府政策的號召、配合完成政府某一時期的宏觀調控目的對其他煤炭企業、礦井或產業鏈企業進行并購整合。而市場導向型的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是指企業根據自身的發展需求結合某一時期的戰略規劃選擇對其他相關企業進行整合并購,以實現企業的戰略發展目標。

 

2.2.2 動態能力相關研究

 

(1) 動態能力的含義

動態能力的概念最早由 Teece 等人于 1997 年提出,以整合資源為視角,認為動態能力是指企業不斷的汲取、整合和重構內外部資源以提高環境適應性、持續保持競爭優勢的能力。Driesch(2011)從組織的角度提出動態能力的概念,認為動態能力是企業在面對困難時合適的處理并解決問題的潛力。董保寶等(2011) 在對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與競爭優勢的關系研究時,認為競爭優勢會受到資源和動態能力很大程度的作用,著重強調動態能力是對靜態資源進行整合的能力。馬鴻佳等(2014)對動態能力與競爭優勢關系的研究中,認為動態能力是根據外部環境的變化而不斷的對資源進行整合、配置的能力,是企業持續獲取競爭優勢的來源。Eisenhardt&Martin(2000)將動態能力定義為一個具體的、可辨認的戰略或組織過程,動態能力就是企業出于匹配外部環境和加強市場適應性的目標而對內外部資源進行重新整合重構的過程。焦豪等(2008)在對過往動態能力理論進行全面梳理的基礎上,對動態能力進行重新定位,認為動態能力是一種高階能力,實質上是出于提高環境適應性的目的而對其他諸如資源、能力等低階能力進行調整和重置的行為導向。

綜合上述分析,本文認為,動態能力是企業在復雜多變的競爭環境中,不斷的對內部資源和能力進行調節、更新,對外部資源和能力不斷的汲取和配置,以更好的適應外部環境。通過這種能力企業能夠快速識別外部環境存在的機會和威脅,并迅速根據自身的經營情況做出調整,抓住機會創造出更加符合消費者偏好的產品,以使企業持續的獲取并維持競爭優勢。從實質上講,開拓性是動態能力的顯著特征,強調對不斷變化的外部環境的適應能力,是企業規避經營過程中存在的慣性不斷進行創新的能力。另外,主動性也是動態能力的顯著特征,動態能力是一種綜合性能力,競爭優勢的獲取程度能夠衡量這種能力的大小,通過制定靈活地戰略應對外部環境變化,從而實現企業內外部資源及時整合和重構。

(2) 動態能力的測量維度

當前,學術界在對動態能力研究的時候出發點不同、著重點不同,因此對動態能力的概念和動態能力的構成維度尚未形成統一的標準。雖然已有研究在上述問題上存在較大差異,但是學者們在動態能力的多維度性上達到共識。

Wang&Ahmed(2007)的觀點是:動態能力內容涵蓋如下三方面:所謂吸收能力, 指企業對外部知識和能力進行吸收并融合自身內部知識與能力的過程;所謂適應能力,是指對于外部環境企業內部資源是否能夠及時匹配的能力;所謂創新能力, 指的是企業獲取競爭優勢的能力能不能通過自身內部創新來實現,資源的重構、整合和更新與再創造對于這三種能力都非常重要。董保寶等(2015)運用多元回歸分析法分析資源異質性、動態能力與企業競爭優勢三者之間的關系時,把對外部環境的適應能力作為主要劃分依據,將動態能力劃分為環境適應能力、組織變革能力、資源整合能力、學習能力和戰略隔絕機制五個維度。龔一萍(2011)在構建動態能力的度量指標體系時,將動態能力劃分為五大子能力,分別為環境感知能力、整合重置能力、學習吸收能力、組織柔性能力和變革創新能力,上述五個子能力分別從“做什么”、“如何做”等角度共同作用于企業動態能力。蘇敬勤等(2013)在對海爾進行案例分析研究動態能力各維度對企業創新國際化的作用時,采用編碼分析法對動態能力的維度進行確定,動態能力能夠被劃分為六個維度:市場潛力、環境洞察能力、戰略隔絕、組織柔性、組織變革和組織學習。吳航(2016)在研究動態能力與企業績效的關系時,重點考慮資源整合能力,強調了動態能力對企業競爭優勢的重要性,從整合過程考慮,機會利用能力和機會感知能力是對動態能力進行劃分的結果,實際上機會感知能力是外部整合的過程, 而機會利用能力是內部整合的過程。袁野等(2016)從組織開發方面考慮,感知能力、捕獲能力和變換能力三個維度是對動態能力進行劃分的結果。胡鋼(2014) 在對動態能力構成與維度的實證研究中將企業動態能力劃分為知識吸收、創造與整合能力 3 個維度。宋哲等(2017)對西部資源企業進行研究時將動態能力劃分為機會感知能力、資源整合能力和組織成長能力。

研究者們由于對研究的側重點不同,對企業動態能力的維度界定存在差異, 但是就動態能力構成維度劃分方面,學者們普遍認可學習能力、整合能力和重構能力,此外,創新能力、組織柔性和組織變革能力也得到了眾多學者的認可和論證。本文基于資源整合模式的研究,結合國內外學者對動態能力維度的劃分以及文章研究的主要內容,認為識別、整合和發展能力是動態能力關注的重點,為了便于下文的定量分析,本文借鑒宋哲等(2017)使用的研究方法,資源整合能力、機會感知能力和組織成長能力是劃分動態能力的三個維度。

(3) 企業動態能力與績效研究

Zott(2013)以整理分析動態能力理論為前提,對動態能力的何種屬性影響績效進行研究時采用了計算機仿真重點的方法,研究結果表明,配置資源的時機, 配置資源的成本和配置資源的學習引起同一產業的企業績效的差異。

Zollo&Winter(2002)的觀點是企業能夠拓展、創造、整合、修改并重構企業資源的關鍵是動態能力,進而讓企業能夠及時改變、創新以應對市場、顧客和技術變化,動態能力有助于提升企業的創新績效。曹紅軍等(2010)通過實證研究中國企業,得出結論:動態能力維度的不同會很大程度影響企業績效,動態外部協調能力構成了企業獲取競爭優勢的關鍵所在,從而對企業績效形成最突出影響, 動態信息利用能力對企業適應外部環境變化至關重要,是企業培育動態能力路徑的關鍵。劉剛等(2013)從環境動態性的角度出發對動態能力影響企業績效的作用進行研究,非財務績效和財務績效是劃分企業績效的結果,研究時引入調節變量“環境動態性”,得出如下研究結論:動態能力及其維度對企業非財務績效、財務績效都有積極影響,而環境動態性對企業動態能力與非財務績效的影響關系具有調節作用。宋哲等(2017)通過研究西部資源型企業動態能力、資本結構和企業績效,發現企業績效會受到動態能力明顯的正影響,在企業績效和資本結構之間動態能力發揮部分正向中介作用。吳航(2016)以 Teece 學派為依托,深刻理解動態能力內涵,分類依據定位在整合的內外部視角方面,機會識別和機會利用兩種能力是劃分動態能力的結果,并實證檢驗了其作用于創新績效的內在機理, 結果表明機會利用能力正向作用于創新績效,機會識別能力與創新績效之間的關系受到機會利用能力的中和。沈錠榮(2012)運用問卷調查的形式對企業技術創新績效和動態能力關系研究的時候,對于動態能力對創新績效的正向作用通過結構方程模型計算驗證。趙興廬等(2016)從能力的情境依賴視角出發,認為動態能力、運營能力和企業戰略績效之間不同的邏輯關系在不同的環境中存在,然而對動態程度高的環境,企業戰略績效會受到動態能力明顯的促進作用。

綜合上述分析,雖有個別研究者認為在個別情況下企業動態能力對企業績效的影響存在不確定的情況,大樣本數據的研究結論證明企業動態能力對財務績效、非財務績效均具有積極影響作用。雖然對于企業績效受到動態能力的影響眾多大樣本研究很好的予以證明,然而不足都是缺少對企業動態能力的前置因素方面的研究,這將是本文的研究重點。

 

2.2.3 企業績效的研究

 

目前學術界對企業績效的測量大致有以下兩種方法。

第一種為會計研究法,亦即會計指標法,即通過觀察常用典型會計財務指標的變動來研究企業績效。如通過凈資產收益率的變動來研究股東投入的產出效率, 或是通過總資產收益率的變動來研究企業總資產投入的產出效率。如郭蘭英等

(2010)選取 47 家上市公司企業數據為樣本,通過對凈資產收益率和每股收益進行研究得出企業上市后整體盈利能力持續穩定增長的理論。徐壽福等(2011)以凈資產收益率、總資產收益率和每股收益為研究指標得出上市公司實施定向增發后,長期績效非但沒有提高反而呈現下滑的趨勢。肖萬等(2013)從 A 股企業中挑選從 2006 年 5 月到 2008 年 6 月期間宣告實施定向增發整體上市的企業數據為樣本,采用因子分析法研究其整體上市前后三年的績效,最后發現整體上市雖對短期績效具有明顯的提升作用,但是從長期來看并不會改善企業的長期績效。

第二種為事件研究法,事件研究法是將股票價格作為主要分析變量的研究方法,通常主要用來分析并購對公司績效的影響,通過對比并購活動發生前后公司股票的價格,來分析公司并購是否達到預期效果,并購活動是否為公司帶來預期收益,從而對并購事件的經濟效果做出評價。孔令軍等(2016)以靖遠煤電資產重組案例為基礎,運用事件研究法分析了企業重組后的短期績效,得出如下結論: 資產重組短期內明顯提升了企業績效,股東財富和企業價值在短期內都得到提升。宋維佳等(2014)對資源型企業跨國并購績效研究時選用了事件研究法來研究企業并購的短期績效,研究發現,企業并購在短期內可以顯著提升企業績效。

企業績效的含義非常廣泛,學術界對企業績效的衡量也存在多種指標:反應企業盈利能力的指標,如營業利潤率、每股收益、市盈率等指標,主要反映企業的盈利水平和投資回報水平;反應企業成長性的指標,如企業的市場占有率、營業額增長率等指標,主要用于反應企業未來的發展潛力。企業績效應當能夠反映企業現在和未來某一時期的經營狀況,當前的經營成果可由當前的經營效益及企業的財務績效進行反應,企業未來的經營狀況應當由企業發展潛力所決定,可由企業的非財務績效來反應,代表企業未來持續發展的能力。文章的目的在于對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和長期績效的關系加以說明,故選用研究長期績效時普遍選用的會計研究法,借鑒徐壽福(2011)相關研究時選用的指標,選用企業的總資產收益率、凈資產收益率和每股收益三個指標進行研究。

 

2.3 小結

 

本章對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的相關文獻進行了總結歸納,對動態能力、資源整合模式和企業績效的研究現狀進行了系統評述。學術界對資源整合模式的劃分存在多種分類標準及分類結果,本文基于研究目的,將資源整合模式按其前置導向因素進行分類,分為政策導向型的資源整合模式和市場導向型的資源整合模式,現存的有關資源整合模式對企業績效影響的研究相對較少。自從動態能力理論提出后受到廣泛關注,同時發展速度非常快,但是仍舊為后來的學者們留下研究空間。現有的動態能力的研究缺少定量的指標,大多采用案例分析法進行定性分析,有關動態能力精確度量的研究和可供借鑒的案例極少,因此如何在研究企業動態能力與企業績效之間的關系時為動態能力選用合適的財務指標,并且為動態能力構建系統的指標體系意義重大。從當前有關企業動態能力和績效的研究來看,大量的實證研究顯示:動態能力各維度對企業績效均有積極影響。然而類似的研究僅僅從表象上概括了動態能力與企業績效的關系,而對動態能力的前置影響因素以及動態能力對企業績效的作用機理缺乏深入分析。因此,本文從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模式的角度出發對企業動態能力進行研究,同時建立“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企業長期績效”的作用機理,為企業動態能力相關研究提供新的理論支持和實踐方向。

 

第三章 資源整合模式、動態能力與長期績效作用機理分析

 

3.1 資源整合模式對動態能力的作用機理

 

煤炭企業通過對多種因素綜合平衡和博弈來決定是否進行整合、如何進行整合。企業整合在不同地區、不同時期有著深刻的經濟、社會和政治背景,導致了整合動機的復雜性和多樣性。本文在對煤炭企業資源整合模式劃分時,按照其整合動機,將資源整合模式劃分為政策導向型的資源整合模式和市場導向型的資源整合模式。

政策導向型的整合是指整合行為主要基于國家宏觀經濟調控或者政府的行政干預,而市場導向型的整合是指整合行為主要基于市場公平競爭,是企業自主行為,二者的整合動機不同。政策導向型的整合動因主要體現在以下幾方面:第一, 消除企業虧損,為了避免虧損企業對國家安定和社會穩定產生破壞,由政府主導優勢企業對虧損企業進行并購,帶動虧損企業共同發展;第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調整產業結構不合理、資源浪費、利用效率低、區域經濟趨同等情況,政府推動企業改組,優化資源配置;第三,獲取政府優惠政策,如貸款減息、稅收優惠等;第四,當某一行業比如煤炭行業存在嚴重的經營問題時,如嚴重的安全隱患、生產效率低下、供求不平衡等問題時,政府會強行出臺政策來引導行業經濟的發展,迫使部分企業強制進行整合。本文選取的政策導向型整合案例主要是基于最后一種情況而進行并購整合。市場導向型的整合主要出于以下動因:第一, 擴大市場占有率,增強市場勢力和市場影響力,通過整合,企業在獲取目標企業的市場地位和銷售網絡能夠先人一步,以最快的速度實現目標市場的進入,經營銷售范圍就會得到有效擴大,實現低成本快速擴張,加強對市場的控制能力,提高企業績效。第二,通過對競爭對手進行整合合理的消除或減少外部競爭,通過整合將極大的減少生產同類產品和生產替代產品的企業,增強企業之間的資源共享和技術、信息等方面的協同,成本的降低、經營規模的擴大和市場地位的建立是整合后企業的一系列良好反應;第三,企業基于市場導向的整合動機是實現戰略轉移、分散風險,通過多元化經營使企業的核心競爭能力得到提升實現可持續發展。企業的利潤和市場競爭是市場導向的整合行為關注的重點,與之相比,非經濟動機在政策導向型的整合中居多,對于整合企業思考的不夠深刻,政府的指導推動起到關鍵作用,這個時候政府宏觀調控比市場驅動的戰略導向重要得多。

Helfat&Peteraf(2003)認為企業通過并購整合,對目標企業動態能力的提升途徑有兩條:首先是在目標企業復制并購企業的能力,并能夠很好的替代目標企業之前的能力;其次是重新部署和組合目標企業的能力,讓他能夠實現新能力的轉化。介于上述兩種整合方式的動機不同,必然導致動態能力向外延伸和擴展的途徑和效果的不同,故而引起整合企業動態能力的區別。本文借鑒宋哲等(2017) 的研究方法,以 Teece 等提出的動態能力分析框架為依據,將動態能力劃分為資源整合能力、機會感知能力和組織成長能力。機會感知能力,是感知辨別機會和威脅的能力;資源整合能力,指的是吸收、調整、融合和釋放企業的內外部資源和能力以便長期保持競爭優勢的能力;組織成長能力是指企業適應外部環境變化進行組織革新來匹配目標市場不斷提升獲利能力的能力。

(1)政策導向型的資源整合模式首先從機會感知能力角度講,當企業采取政策導向型的整合時,在整合的不同環節整合雙方相對處于被動狀態,其在整合各環節的組織學習、經驗積累和知識的吸收融合相對被動。Zollo&Winter(2002)研究發現提升動態能力的一個重要方式是組織學習,企業提升自身的動態能力可通過內部組織學習的加強和知識活動的傳播來實現,動態能力的關鍵來源是學習和知識。Sher&Lee(2004)從知識管理方面提出,企業進行并購的時候有效提升動態能力的手段是科技技術,間接的說明知識是提升動態能力的手段。


熱門論文:


農行石家莊分行個人住房貸款風險防范研究


會計碩士論文代寫保證通過嗎


會計專業畢業論文代寫版權歸屬


論文資源 | 期刊資源 | 論文模板資源 | 論文代寫技巧 | 站內資訊 | 代寫論文交易流程 | 代寫論文業務范圍 | 聯系我們 |
收縮
  • 電話咨詢

  • 13838208225
  • 13503820014
七乐彩走势图300